Lancaster Bomber

·
·
·
·
·
He took me back to East Atlanta.
·
·
·
·

底线问题

jondami


乔纳森·肯特,超人的儿子,天赋异禀,十三岁的时候就已很擅长对付达米安。


当时有人闲来无事,在网络上做过问卷调查:你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?结果显示,有百分之六十的大都会市民都投了现任超级小子,还有百分之三十的哥谭市民也投了。就因为这个,他们第二天夜巡快结束的时候被记者蹲了点,对方顶着两个大黑眼圈,死死拽着乔的披风,请他做个凌晨五点多的街头采访。

“众所周知,罗宾脾气不怎么好,”那记者勇气可嘉地举着话筒,尽力让自己忽视一旁的达米安,“而且群众都觉得你‘非常老实’——所以,私下里你们有过什么龃龉吗?”

他顿了一下,用冒死维持正义的表情继续问:“或者说单方面...

2018-10-04

Wait a minute

超蝙


@Broken Cities  102天快乐!终于写完辽,超时这么久有点点愧疚。请色色不要嫌弃!

身份梗+从门口干到浴室的PWP,虽然一个都对不上号(大概)

不是车

2018-09-15

Young God

悄悄转载)

Broken Cities:

我好弱只不过是100天纪念而已为什么难产成这样! @星间巡游 你可以开始失望了并没有什么初恋感,但我还是很期待你的黄文的嘎嘎



你应该去睡觉。克拉克出声道。


布鲁斯充耳不闻,一些电子音流过他们耳边,滴滴答答,那是很细微的声响,到了克拉克耳中被放大,他不得不将思绪集中,好让自己不错过布鲁斯的任何动作。布鲁斯的神情遮掩在面罩之下,而他的嘴角平直、冷峻,一如往常。他已经将近三天没完整睡上一觉了,普通人能支撑这么久吗?克拉克想。


显然不能。他看到布鲁斯的手陡然颤抖,他打错了一个字节,又很快删...

2018-09-12

Don't let me down

jondami

终于搞了飞行员pa,私设如山,非常感谢三次同学的学术支持 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歼击机带着前几分钟前载回来的落日余晖停在跑道上,弹匣和油箱几乎都空了,左侧机身上被橙黄油漆涂抹成“R”图案的弹痕在光线的把戏下近乎呈赤红色。

刚刚归来的年轻驾驶员脖子上套着风镜,外套大敞,皮质手套还没有脱掉,正紧皱着眉头往飞行员手册上写写画画。

基地里流传的外号确实贴切。蝙蝠出洞总是悄无声息,但达米安比一般人更加敏锐。他抬起头,对上没戴头套的黑暗骑士若有所思的目光,就知道布鲁斯要跟他说什么了。

“德雷克的远程监控报告:两次定位偏差,一次引擎差点被击中。”蝙蝠侠顿了顿,难...

2018-08-29

深夜随便港一港rioest的WF

是个人cp脑爆发的激情小作文,夹带大量私货和cp滤镜,请注意避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长地久有时尽,WF绵绵无绝期。

自从五月份爱上超蝙,每天都担心自己情绪过激导致猝死。

克拉克·肯特,淳朴善良小镇男孩,格子衬衫配牛仔裤,一身好肌肉偏偏要当文字工作者,心甘情愿领微薄月薪,刚入职肯定心怀梦想下定决心要指出时政弊端为人民发声,结果最后只能在佩里的大吼大叫中委委屈屈写体育板块,太可爱了!

哪怕是厚重黑框眼镜,也遮不住氪星之子蓝眼睛里揉碎的澄澈日光。只要克拉克那么一笑,有点拘谨害羞的乡下男孩专属的那种笑,哎呀,整个世界都明亮了。几乎都能脑出来了,小...

2018-08-24

疯了,超凡双子新刊看了几页就满脑子想法

2018-08-05

神: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。

Mark:我想要Wardo回到我身边。

神:这个太难了,换一个。

Mark(叹气):那让Facebook入驻中国大陆呢?

神:我们来谈谈让你和Wardo复合的事吧。

2018-07-06

F-R-I-E-N-D-S

jondami


*两个老是搂搂抱抱戳来戳去的小男孩突然不黏糊了的故事

*乔14岁米总17岁,私设多如山

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你最近一直都不太对劲。”乔试探着问道,对于可能得到的答复而感到局促不安。“到底怎么了?”

二十米外的操场上有人在高喊着“防住”和“再快一些”,夹杂着一些要求传球和指控他人犯规的大声嚷嚷。一百多个男孩子挤在一起打棒球踢足球的声音确实够吵,用不着超级听力都能听见。相比之下,这边简直安静得像是一滩死水。

这是自作自受,乔在沉闷的气氛中有点绝望地想,你本来应该作为守门员和他们一块儿的,结果你却跑过来——噢,阿兰进球了,太好了——停。

专注...

2018-07-02

In the forest

Jondami

@Broken Cities 骑士巫师PARO的超短pwp,因为太清水了,所以试试看不走外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森林里昏暗而闷热,长满野花的草地柔软如豌豆公主的床铺,而他身下的巫师甜得像是紫槐花酿出的蜜,让乔感到轻微晕眩。

“停…停一下,”达米安喘息着,眼圈已经发红。他的繁复长袍和斗篷都已被褪下大半,苍白胸脯裸露在满是碾碎浆果甜香的空气中,“你要勒死我了。”

乔慌乱且窘迫地道歉,松开不自觉地紧紧环绕在对方腰际的双臂,带着些依依不舍,如同一条龙放开缠在金子上的尾巴。他对上巫师盛着浅笑的双眼,渗出的汗水顺着眉骨下淌,燥热感开始变本加厉地...

2018-06-30
1 / 2

© Lancaster Bo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